奇书楼小说网

第755章 :因为你够蠢

2018-09-20 15:15:1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破碎星辰的夺目剑光,在这一刻绽放于群仙城中,偌大一个城区顷刻间就被剑光填满,作为边界的高墙和穹顶嗡嗡颤抖,仿佛随时可能绽裂开来。

    这一剑的余威便已惊心动魄,首当其冲者面临的压力更是可想而知,转眼之间,漆黑的身影已经被光芒吞没。

    玄阴子在旁看着,心中惊叹不已,五师叔一向是以攻弱守强闻名于世,想不到实际上她全力出手时,这破坏力也堪称骇人听闻……不过,若没有这等威力,也对不起自己辛苦布局的一番心血。

    为了王舞这一剑,玄阴子真的是费尽心血。

    尹玄服毒,可不是真的为了当人肉试验体,而是为了将玄阴子这枚棋子藏得更深。他倒下了,就等于从众人视野中消失,人们就更不会想到名为玄阴子的分身还活着……

    后来的事情发展微微有些出乎意料,与罗霄意外达成的短暂合作关系,让玄阴子的存在提前暴露了出来。但是也只暴露在罗霄眼前,舒嗣这枚棋子对于黑来说依然有效。

    尹玄布局玄阴子,玄阴子布局舒嗣,归根结底为的就是关键时刻的反目一击。然而这一击单靠玄阴子或者舒嗣都远不够分量,所以他用的是人剑互换的法子,在关键时刻将天剑堂的长老招来作雷霆一击。

    层层布局,环环相扣,能一路走到最后说不清楚有几分算计几分运气,然而玄阴子终于见到王舞手中绽放的灿烂剑光时,只觉得自己先前再多的辛苦也事值得。

    下一刻,期待已久的碰撞声响了起来。

    砰!

    黑的身影应声而碎,而此时王舞那炽烈的剑芒甚至还没完全展开。

    但这一剑剑势未尽,王舞就眉头一皱。

    “上当了。”

    黑的本体哪有这么脆?当初一介分身都是硬吃了一剑碎星辰的全部威力后才粉身碎骨。没道理本体比分身还弱。一剑碎星辰的确是她眼下手中最强的杀招,但她也没自信到真以为能一剑制敌。

    牵制,拉扯,让黑不得脱身,用不了几息时间,就会有大批的支援赶来。届时黑就真的是插翅难逃,他在雷池是占据天时地利,但群仙城可未必是他的主场。

    然而这一剑后,王舞却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谨慎。黑根本就没将本体派来。

    哪怕罗霄已经抓准了他的死穴,以堕落之涡来刺激他,黑仍然小心谨慎地将本尊藏在幕后,只露个分身出来……这一手太恶心人了。这一剑下去虽然又斩了他一个分身,对黑的本尊必然有着影响,但王舞只觉得情况恐怕比之前还糟。

    因为唯一一个击杀他的良机就这么错过,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而罗霄的牺牲,玄阴子的暴露,这一切也都付诸流水。

    “……这家伙,藏得真深啊。”

    王舞叹了口气,心安理得地将强行租借来的星辰剑收入自家芥子袋,而后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对身边的玄阴子说道:“接下来,就看白泽那个弱智东西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

    不久之前。

    “事情就是我说的这样……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没有第二个说法。现在,你们尽快做决定吧。”

    白泽说完,长长出了口气,目光坦然地与几十名昔日战友一一对视着,只是心中却仍有些紧张。

    他很清楚自己身上担负的任务有多重要,但是他实在对自己能否做好此事全无信心。

    他从来不是一个威望服众的人,哪怕是昔日老大对他倍加器重,提拔他当副手时,其他的地仙们对他也是质疑多过认可。

    为什么让这个蠢货当副手?就凭他也配位居我们头上?一天到晚就知道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也没见他做成过什么事,夸夸其谈之辈居然也有资格作老大的左右手?

    那个时候,老大孙不平的威望太高,以至于无论他做什么事都不会有人质疑到他。那么相对的,所有的质疑就都集中在了白泽身上。

    他真的不是一个威望服众的人,甚至就连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称职的副手。他修否决之道,的确是只会叫嚣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而这样一副嘴脸,他自己看了都觉得可笑。

    如果不是老大几次力挺他,他真的早就不想干了,不是埋怨,而是担心自己拖累了大家。

    这次群仙复苏,他身为副手,理应在老大不在的时候统领全局,但他真的做不到。他试着挺身而出,但很快就被黑和玄墨取代了位置,后来又在群仙大比时惨败给王陆……羞愧之下,白泽的信心终于全盘崩溃。他辞去职位,甚至将老大交给他的最高否决权也一并丢弃……他实在不想再犯更多的错了,屡战屡败,白泽只想要个解脱。

    然而现在想来,那一时的解脱,竟为后面的变故埋下了隐患。若不是白泽自行放弃否决权,黑又岂敢背叛地这么明目张胆!?

    只要白泽还握着那张底牌,黑就绝对不敢造次,可惜,是他亲手松开了闸门,释放出了一头穷凶极恶的猛兽……如今想来,白泽真是恨不得杀了自己。

    怎么能这么蠢?!老大将宝贵的否决权交给他,看重的难道是他的自作聪明?难道是他有着什么特别的本事?

    当然不是!老大器重他唯一的原因就是他足够听话!足够单纯!他表面看上去如疯狗一般谁都敢咬,见到谁都要说一番否决意见,但归根结底,除了狂吠几声,他又做了什么?老大在时,白泽永远只需要做一件事。而老大只希望他能将这件事做好。

    然后,他把事情办砸了。

    所以,面对自家兄弟的时候,白泽惭愧无地,说话的语调平缓,心中却是酸楚难言。

    不过,人们的反应,却在他预料之外。

    “有什么信不信的?既然是你说的,我们当然信。”落雪仙子轻笑着,对身后的同伴解释道,“白泽什么时候说过谎?他哪有那么机灵?”

    人群中顿时传来笑声,不过很快笑声就收敛起来。

    “按照你的说法,黑是堕仙渗透进来的叛徒,而帝琉尊被他暗算,危在旦夕……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白泽闻言一愣,脑中有些恍惚空白。

    他先前一门心思想着怎样才能取信于人,却没料到自己一开口人家就全信了,而理由似乎是因为自己足够笨?

    但问题是,足够笨的自己,却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好在似乎也不用他想太多了。落雪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现在我想大家最着急的就是去雷池救……帮助阿琉,她之前一个人扛得太多了,我们忙里偷闲得也够多了,现在是该做点什么了。不过我不建议就这么匆匆忙忙奔赴雷池。雷池那边已经有人去了……嗯我知道大家肯定不放心王陆,但那既然是阿琉的意思,我们至少该信任阿琉。”

    曾几何时,帝琉尊在地仙之中还是说一不二的帝王,一众地仙对她甚至只有仰望,但此时落雪仙子一个接一个的阿琉却显示出彼此之间的地位相差并没有那么悬殊。

    “接下来,我们应该专注于黑的动向。”落雪轻声说道,“如果阿琉那边一切顺利,黑大概很快就会被击退了。而他退走的方向,要么是群仙城,要么就是群仙墓外的九州大陆。所以我们分兵两路,一路去出口布阵拦截,另一路则在群仙城内戒备。”

    “要是他去了群仙墓其他地方呢?”有人问。

    落雪说道:“那就是他自寻死路。群仙墓通往外界的出口只有两个,我们守住这两个地方时间越长,他越是插翅难飞。好了,赶快行动吧,就按照咱们很久前的那套战法来,流光组跟我留在这里,断岳组去群仙墓大门处拦着。千万别让他跑了。呵呵,好个黑啊,大家当他是袍泽弟兄,却想不到他是狼心狗肺!”

    说到最后,温和的落雪仙子面上浮起酡红,妙目圆瞪,迸发出惊人的杀气。

    “不把他千刀万剐,形神俱灭,我誓不成仙!”

    ——

    “……哼,好个两头堵,动作竟然这么快。”

    群仙城中,一抹阴影悄然流动。

    “带头的是落雪?也对,那丫头一向对琉不服气,如今正是她站出来出风头的好时机,哼,通晓百艺,但最擅长的还是心计啊。”

    “白泽也在?哈,看来是他的蠢笨反而成了获取信任的捷径了。当年取信于孙不平是如此,如今取信于落雪还是一样套路。”

    阴影之中,不时有自言自语,只是声音极低,而且传不出阴影范围。

    但很快,又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听你这语气,明显是和他们感情深厚,怎么就背叛了他们,投奔堕仙去了?”

    “因为他们太弱也太蠢了。这些人可以做兄弟,却不能做一辈子的兄弟。身为修士,修的是仙道而非袍泽之情……罗霄,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你背叛的事情交代清楚,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些。”

    “黑,你现在走投无路,不如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乖乖做我的狗,我就给你指一条求生的明路。”

    “不知死活。”

    阴影一阵颤动,散发出痛苦与恐怖的轻微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