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696章 :当年

2018-09-20 15:15:5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玄墨是个实在人。

    她说简单说一下,但其实故事并不简单。

    关于黑的来历,她并不知道太多,只知道那个人是跟着以前的老大一起出现在她面前,一直站在老大身后,为人非常低调谦逊,甚至有些自卑。

    但是他心态虽然卑微,一旦做起事来却雷厉风行,心狠手辣。在对抗堕仙的时候以其特有的冷酷残忍立下了汗马功劳。却丝毫不肯居功,每次都藏身幕后,尽显高风亮节。

    不过黑的性格的确孤僻,所以人们敬佩他之余,倒也没想过将他推上什么领导位置。黑一直都是跟在老大身后,老大也没把他当帅才用。何况当时对抗堕仙的形势非常恶劣,人尽其用尚且不能抗衡,大家也顾不上那么多争权夺势的事情。

    后来战争遭遇了大挫败,老大死了,很多人死了,据点一个接一个被拔除,固若金汤的堡垒在堕仙的围攻下不堪一击,地仙们高高扬起的反抗旗帜风雨飘零……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对形势感到绝望,就连杀人成性的贪狼、血肉屠等人也狞笑着说要最后再给对方一点颜色,已是存了同归于尽的念头。只有黑,自始至终维持着冷漠,按照老大死前的吩咐,按部就班做自己该做的事。

    老大让他救人,能救多少救多少。

    然后黑救下了一百多人。

    这在当时是几乎不可想象的数字,因为人们从来没有想过黑居然会这么强,多年来他一直站在老大身后,仿佛影子一样。而当老大不在了,人们才发现,这个影子原来真的是老大的影子,拥有和老大近乎同等级的强横实力。

    同样,人们也从来没想过,黑居然能够如此心狠手辣,为了救下那一百多人,他竟然选择了牺牲同样多的人,甚至包括了几个和他关系尚算密切的同伴。至此,大家才意识到,为什么黑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多年来一直跟在老大身后,甘当阴影。

    这样的人,的确很难站到台面上,像老大一样一呼百应……然而一片血腥之后,人们却也没有办法责备他。

    因为责备也没有意义,黑并不会真的在乎,他以罪人自居,一方面承认自己有罪,另一方面……他当罪人早就习惯了。

    “故事就这么多了,二位请回吧。”

    说到这里,玄墨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多了,顿时有些疲惫,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过王陆哪儿在乎对方的逐客令,嘻嘻一笑:“喝点茶再走。”说着扬了扬手里茶杯,里面还剩了一半。

    玄墨看了看王陆,这家伙着实厚颜无耻,自己讲了小半个时辰的故事,他连半杯茶都喝不完?

    “问个事儿。”王陆抿了口茶,“你们老大死了以后,到底谁负责?”

    玄墨说道:“没有人负责……当初老大下面有三个副手,其中两个已经牺牲了,而白泽并不适合当首领。此外就是黑,但他的情况刚刚也说过了。”

    王陆问:“你呢?”

    玄墨苦笑:“我?我只是暂时被人推出来而已,并没有首领的权势,所以你这次来找我没有意义的,事情我说了不算。”

    王陆点头:“理解,长这么漂亮不当吉祥物可惜了嘛,所以这次找你来不是谈事,就是聊聊天。”

    玄墨笑容更无奈:“这个时候找我聊天,你觉得合适吗?”

    王陆笑道:“没什么不合适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咱们两家以后是合作关系,现在提前建立一下革命友谊没什么不好。”

    玄墨刚要说话,就见在一旁的王舞开口了。

    “嗯,我觉得你们两个郎才女貌,彼此建立深入透彻的友谊很有必要。”说着又喝了一杯茶——王舞倒是没像王陆那么墨迹,半个时辰半杯茶,这段时间她已经喝了足足五杯了,全都是老实不客气地自己续水。

    玄墨听了王舞的话,只觉得字面背后的意思似乎颇为低俗不堪,但老实说她又听不太懂,于是干脆不理会她,只专心跟王陆说话。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王陆说道:“几个问题,第一,你们当初联合了九州精锐建立地仙组织,选择了逆天的对手,按理说组织结构应该是相当完善的。”

    玄墨说道:“没错,虽然我们单体实力弱小,但集合起来,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这就多亏了我们的组织力量。”

    王陆问道:“那么问题就来了,任何一个组织,稳定性都是其基本。总不能死了人就没有后继者,你们老大在的时候,应该定了继承者吧?应该不是黑吧?”

    玄墨叹道:“地仙组织几乎是老大一个人一手建起来的,所以只有他的威望能够压服所有人,其他人差得太远,就算老大定了继承者也没用……当然,老大的确指定了几个人,若是他遭遇不测,就由那几人来接替他的工作。但是……”

    王陆问:“那些继承者都死了?真是够巧的啊。”

    玄墨听出这是阴谋论,便解释道:“惊变之下,当时组织几乎是被全面瓦解摧毁的,堕仙们的攻击非常有针对性,第一批阵亡的几乎都是组织的中坚力量,我们这些人能幸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目前来看,黑的实力最强,威望也最高,但他不愿出头,而且对他存有顾忌的同伴也有不少。”

    王陆问道:“既然存有顾虑,他说话为什么还会有人听?”

    玄墨知道这又是在质问关于前期杀戮的事,便解释道:“因为老大死前说,要信任黑。”

    王陆问:“但是并没有传位给他?”

    “没办法传,黑也不会接受的,他只在必要的时候出手……也唯有如此,我们才会真正信任他。”

    王陆沉吟道:“这内部分歧真是大到无以复加了,所以你们地仙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松散的模样?”

    “我们本来是打算永远沉睡下去的,这次苏醒是个意外,没有人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玄墨说道,“老实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没有醒来,又会是什么样子,对九州大陆而言,会不会更好一点?毕竟我们已经是过去的人了。”

    王陆有些惊讶:“你的立场很有些奇怪啊,似乎和地仙界的主流有些不符啊。”

    王舞也险些呛了茶水,连忙伸手捅王陆后背,细声道:“看起来有戏,争取拿下,为国争光。”

    玄墨看了看王陆,无奈地笑道:“不要出去乱说哦,这些话就是聊天的时候才说。”

    王陆说:“放心,这种话说出去,我们不就少了一个打入敌方内部的盟友么?”

    玄墨苦笑,自己居然都沦为万仙盟的盟友了?难怪同伴们最近对自己的眼光越发奇怪。

    “总之你想听的故事已经听完了,没什么别的事的话……”

    王陆连忙挥手:“有,怎么没有?最后一个问题。”

    玄墨打起精神:“说吧。”

    王陆沉默了一会儿,笑着问道:“我看你们地仙那边挺没前途的,要不要来跟我们混,待遇从优哦?”

    ——

    半个时辰后,仙五区的庭院里,王陆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只是无心工作,专心长吁短叹。

    身为秘书的海云帆此时还在外面给王陆补办手续,房间里只有他和王舞两人。王舞端着从玄墨那边顺来的茶杯,喝着续了十多次水仍茶香不变的仙茶,悠然说道:“你就是个脑残。”

    王陆冷笑两声,摆出一副准备反击的姿态,但话到嘴边却觉得无聊,干脆不和王舞说话。

    “说你是脑残你别不服气,我就没见过你那么约炮的。本来人家都流露出意向了,被你那蛮横的姿态一吓,看来是没戏了。”

    王陆呸道:“分明是你这贱人拉低了万仙盟的均值,才让她心生顾虑!”

    王舞哼了一声,抿了口茶,然后说道:“我看地仙那边有奸情。”

    王陆也点头:“地仙那边的确有点不对,情况和之前认定的颇有不同,此行不虚啊。”

    “首选问题人物是黑。”

    王陆认可:“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我看此人心机深沉,绝非良善人物。”说着颇为惋惜地皱着眉,“可惜当初的细节,玄墨不肯多说,比如那场造成重大伤亡的堕仙奇袭战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舞说道:“不用问,肯定是内部出了叛徒,我看黑和白泽就是最大嫌疑人,不如想办法把这两人捉来审讯一番,然后代表地仙代表九州斩了他们。”

    这番推论当然是纯粹主观,毫无道理的。地仙在对抗堕仙危机的过程中,完全就是行走在悬崖边上,任何时候失足坠落都不奇怪。地仙中人才济济,堕仙却只会更强。他们引以为傲的组织结构,说不定在对方眼中就是破绽百出。

    王陆和王舞两人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问题就在于,一件事,可能有很多个道理都说得通,在没有更进一步证据证明任何一个道理之前,选哪一个都不算错。

    “那就这么定了,地仙阵营中的黑白双煞里通外国,罪不可恕,我们下一步就是想办法把他们在地仙阵营中搞倒搞臭,从而降低群仙大比的难度。”王陆最后非常实在的说出了根本目的。

    王舞点点头:“好主意,我支持你。”

    然后起身就走。

    王陆奇道:“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摸鱼去了。反正刚才已经陪你工作了这么久,掌门师兄也没话说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