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416章 :百人斩

2018-09-20 15:18:2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好厉害……”

    深山溪谷中,望月鸾云由衷发出了一声赞叹。

    眼前,静谧的溪谷一片狼藉,山石碎裂,草木焦枯,溪水殷红胜血。

    十余位一道行动的同门们,此时或躺或跪,都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大部分甚至昏迷不醒,内伤沉重。所幸还没有出现不可挽回的损失。

    而这并非对手手下留情,而是多亏在行动前由几位法术造诣更甚的师兄联手做出了法术【风雨同舟】,交战时能够彼此分担伤害,一损俱损。是以多欺少时避免对方单点突破的最有力的保障。若不是这条风雨同舟,此时场上早没有盛京人存活了。

    然后,这一切都是对方一人所为,项梁在手下蛮族惨遭屠戮,明显力不能及时,独自一人挺身而出,面对十多位盛京精锐的围剿夷然无惧,冷静沉着地应战,只用了小半个时辰,便将所有的对手都打残,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所以,纵然是对手,望月鸾云仍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这种手段,同辈人中恐怕只有琼华能够媲美,盛京仙门中其它的师兄师姐们,最强的诸如江流师兄,也要逊色许多。难怪军皇山在万仙盟的声望不高,地位之尊崇却从来没人可以动摇。他们实在太能战了。

    通过小半个时辰的交战,望月鸾云已经多少看出了项梁的底细。

    纯以纸面属性来看,项梁并不算突出,因为他的法力修为不过才虚丹巅峰,而且法力运转时有明显的滞涩之处,并不娴熟——当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项梁的实际修为早就是金丹了,只是为了能够进入这个仙梦之境,才用师门秘法压制了金丹,以满足进门的条件。事实上除了项梁之外,盛京的琼华仙子,昆仑的周沐沐都用了类似的办法。只不过,压制金丹,欺骗群仙墓的技术非常玄妙精细,就连非常擅长此道的昆仑仙山都有些拿捏不准,为了保证周沐沐的法术运用娴熟自若,一不小心压制地狠了点,导致周沐沐的实际战斗力大打折扣,这还是周沐沐突破金丹不久,若是她修为渐深,压制起来就更为艰难,到了金丹上品境界时就根本无法压制了。这也是各大门派都派出首席弟子,而非其他更资深弟子的原因。

    军皇山向来不以法术精巧细腻著称,他们无论做什么事,手段都是简单粗暴,朴实刚健。项梁受师门命令开发仙梦之境,被从金丹境界强行压迫成虚丹巅峰,真多亏他基础扎实,在几位五绝首席中也位居前列,这才支撑了下来。换成斩子夜、周沐沐,被用上同样的法术,恐怕当场就要金丹碎裂,玉府坍塌了。

    至于盛京,盛京人能在万仙盟群英荟萃的环境下独领风骚,自有其道理,绝不仅仅是财大气粗那么简单。琼华师姐此时实力能横扫此界,因为她在进门的时候还是虚丹巅峰,但现在却是稳稳当当的金丹真人……其中奥妙,就连同门师妹师弟们也都不明白,但至少他们知道,琼花师姐此界无敌。

    而项梁显然没有这种运气,纸面上的实力,他恐怕也就和周沐沐在同一档次,但实战起来……

    望月鸾云一声无奈的叹息:“嘿,三个周沐沐也未必打得过一个项梁啊,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周沐沐再怎么不擅长作战,终归是昆仑首席,战力较弱是相对于其他首席而言。至少江流就绝没有把握能单挑赢过她。项梁能顶三个周沐沐,战斗力实在已步入逆天的境界。

    然而回忆起方才战斗时的每一个细节,望月鸾云实在不觉得自己夸大了对手的实力。

    盛京人对这一战蓄谋已久,所有的准备工作都经过很长时间的推演和完善,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仗着风雨同舟,盛京人火力全开,就是欺负项梁孤身一人,而且法力运转不畅。在他们看来,军皇山上那群野蛮人,作战时多半和怒焰谷的蛮族相差仿佛,一声咆哮后就奋勇向前。而面对盛京的优势火力,这是死路一条。

    但项梁根本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遁走,他一方面因盛京人的到来而兴奋不已,另一方面却前所未有的冷静理智,看出对方来势汹汹,所以立即便决定避其锋芒。项梁的战场撤退能力极强,他一步后撤,整个人就彻底消失,任凭盛京人早就在此布下天罗地网,都未能捕捉到他的踪迹。

    项梁这一退,盛京人的数十道犀利法术全部落空,这些法术是针对单人,而且法力凝聚不外散,落空后并没有造成山崩地裂,可潜伏多时的盛京修士们却都感觉玉府一阵阵紧缩,说不出的难受。

    项梁从最初的针锋相对,到实际出手时的避其锋芒,一刚一柔变化太快,令盛京人根本难以适应。同时这一步也大出意料,所以人们便将目光转向望月姐弟,希望这两个战场指挥官能给出下一步的指示。

    只是,就在盛京人刚刚收回法术,等候指示的时候,项梁又来了。

    依然是原先那个位置,他一步踏出,现出身形,只是手上却多了一张长弓,弓身古朴,色泽苍白,其形如异兽骸骨,弓弦则非实体,由高度凝结的法力编织而成。

    项梁所用的箭,是怒焰谷的奇物火毒之箭,箭头是取自火山深处的熔岩精华,剑身则是能承载高温的黑石磨砺。项梁出手极快,盛京人只见到他踏出一步,张弓引箭,箭头的火光仍映在视野中时,一位修士便额心中箭。

    这一箭之快,快到没有任何人能反应。而中箭后,所有人都觉得一股沸腾之火在玉府点燃,破费了一番功夫才能压制下去……这是由十多人分担此箭伤害,若是单独一人,恐怕连师门准备的保命秘法都来不及发动就可能彻底陨落。

    同时,项梁一箭射出,又是一步后撤,下一刻,落足之处被法术狂轰滥炸,地上多了一个百米多深的巨坑——这还是盛京人收敛了法术散逸的结果——却没有项梁的踪影。

    片刻之后,林地中一声闷哼,一位潜伏在树影中的盛京修士,被项梁自身后重重砍了一刀,身首异处,幸亏风雨同舟法术奏效,重伤在瞬息间便即回复。但致命伤分散到十多人身上,每个人都觉得后颈剧痛入骨。

    接连两次中招,却不能损伤对手分毫,望月姐弟看出形势不妙,立即改变命令:“所有人,聚起来!”

    话音刚落,十多位盛京修士,就从溪谷各处现身,急匆匆地向望月姐弟的位置聚集过来,面色都是阴沉得吓人。

    本以为是一场天时地利人和之战,却不想从战斗开始,一切就超出了掌控。

    他们能完美地伏击到军皇山首席,究其原因,是怒焰谷出了叛徒。江流叛变怒焰谷,以重创圣叶莎曼和木灵斩子夜为凭证,成功赢得了怒焰谷上层的信任,拿到了项梁的行动路线。

    再然后,就是设计埋伏,并尽一切力量压制项梁。而恰恰在怒焰谷中,颇有些蛮族首领对火灵项梁不满,双方一拍即合,联手施为,于是项梁在驻扎山谷之后,竟没发现此地早就有人来过。

    时起仓促,不得天时,溪谷中再有布置,再失地利。背后又有来自高层的背叛,人和也无从谈起……无论怎么看,项梁都陷入了极大的被动。

    但项梁根本无需天时地利人和,单枪匹马,就能横扫任何对手。

    盛京人在抱团之后,形势稍有改观,总不至于再莫名其妙就被项梁打出个致命伤害。可抱团之后,行动能力也大打折扣,一举一动都暴露在阳光下,盛京人却总觉得背心发寒。

    眼前溪谷是一片非常适合埋伏的地方,先前他们埋伏屠戮怒焰蛮族便深有体会,只是形势逆转,如今埋伏和被埋伏的双方已经交换了位置。

    “撑下去,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望月鸾羽冷冷地说着,勉强稳定了士气。同时,她也不相信一个虚丹巅峰,状态远不完美的项梁,真的能将他们这十余人彻底击倒。

    ——

    “老姐,这次终于让你赌赢了一次。”

    躺在凌乱的碎石地上,望月鸾云自叹息中露出笑容。

    “他的确是不能将我们所有人都击倒,我们现在全都垮了,可他也无力再战了……好吧,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也听不到了,但我还是想说,恭喜你,老姐。”

    姐姐望月鸾羽就倒在他的身旁,重伤昏迷,勉强还活着。方才项梁以穿山矛试图破坏阴阳百宝箱,望月鸾羽豁出命去拦了一下,宝箱保住了,她却前所未有的重伤。

    好在,任务终归完成了。因为就在视野中,十多位师弟师妹们倒下的位置不远,项梁也显出了身形。

    他身上没有一丝伤口,就连呼吸都是平缓而稳定,但任何一个有些眼力的人都不难看出,项梁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的力气已经用尽了。

    那一进一退的神出鬼没,一定伴随着极大的消耗。同时为了能击破风雨同舟,方才那小半个时辰,他给众人造成了近一百次致命伤!这几乎等于一次百人斩!

    军皇山首席的强大简直令人绝望。但是这一切也早就在预料中了。

    “叶水河的人,也该到了吧。”

    话音刚落,只见被鲜血浸染的溪水忽然涌起波澜,一道血色的长枪隐藏在血色的溪水中,此时突然冲破水面,疾刺项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