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367章 :生财有道

2018-09-20 15:18:4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总之,在新的阶段,发管委将在万仙盟的支持下,坚持艰苦奋斗,坚持开拓创新,为仙道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随着风吟真人念完最后一个字,金台下方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当然不是因为风吟真人的发言有多精彩,而是这折磨人的领导讲话总算告一段落,让人如释重负。一边听着无聊的报告一边又因为法术作用而不能转移注意力,这种感觉与遭受强暴也没什么区别。

    万幸风吟真人体谅大伙儿,报告全文非常简单,至少相较于整整念了三个时辰报告的河图道人,已经算是特别厚道了。而当人们如释重负之余想起不久前河图道人的报告,真是心有余悸。

    事实上,河图道人并非那种好大喜功,贪图形式的官僚修士。作为九州修仙境界最高者,他对修行的兴趣远大于权势——无论是凡间的权势还是万仙盟的权势。但同时河图道人也是一个性格耿直得不可思议,责任心强到足以令绝大多数修士自惭形秽的人。他作为盛京仙门的掌门人,万仙盟的名义最高领袖,对工作职责高度重视,分内之事必定要做得尽善尽美。在群仙墓开门典礼上的讲话,河图道人需要总结并指出万仙盟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而万仙盟涉及机构人员之繁多,使得他若要面面俱到,就必须花上这么多时间。三个时辰的报告已经是他反复精简的结果,若有人认真听下来,不难发现,内容上已到了千金难改一字的程度。

    两位领导之后,就轮到获得突出贡献奖的王陆发言。不过到了王陆发言的时候,人们明显懈怠起来。先前河图和风吟所用的法术,是以自身法力凝聚气运人心,恶心无比偏又效力惊人,非化神境界且居领导职位的修士不能施展,王陆一个虚丹上品、弟子级的修士是不必指望了。

    而金台上的王陆也不以为意,对于这种形式主义,堪称心神强暴的活动他是深恶痛疾,哪怕他本人作为演讲者,其实是这场活动的施暴一方,但也得不到半点快感。

    拿起稿子,王陆以平淡的声音照本宣科,而台下的反应就五花八门,大部分人佯作专注实则走神,小部分特立独行之辈干脆直接开始冲盹。当然也有不少专心聆听的,因为相较于前两位领导级修士的发言,王陆身上其实有更多干货。如今稍微知晓内情的人都知道,万仙盟、发管委在西夷大陆的行动几乎全部都是无用功,群仙墓的钥匙是王陆和他的小伙伴们单独行动拿到手的,期间没有借助任何师门和组织的力量,若非此事在许多高层修士之间都有流传,难以作伪,实在是令人无法相信。

    一伙儿虚丹级的修士,完成了众多化神乃至合体真君都未曾完成的伟业,这已经难以用少年英雄之类的理由去解释了,所以许多人着实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王陆他们是怎么做的?

    “三、认真细致做好相关准备工作。(一)组织层面,精心挑选队员,宁缺毋滥。充分借助师门力量,挑选同辈中实力过硬、服从性强的队员,同时聘请专业外援进一步充实力量……”

    一边念着稿子,王陆一边也在感叹这稿子的起草人真心强大,能将自己这几个月的生动冒险经历硬生生总结得如此干燥无味!如果自己几个月前看到这么一份工作计划书,估计当场就放弃西行了……

    不过,这种稿子的好处就是万无一失,任凭再挑剔的人也难以从中找到任何疏漏忌讳之处,稿件中每一个字都准确而简洁,同时内涵丰富。比如聘请专业外援进一步充实力量这句,聘请二字就微妙地点出了阿娅的身份,并非灵剑派的内部人士,如此一来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可以用临时工、境外友人等理由推脱开去……而这句话放在挑选同辈之后,虽然多少弱化了阿娅的作用,但却突出了灵剑派同辈队员的力量,明显是政治正确的修辞手法。

    念着稿子,王陆不自觉想起了在布莱东尼亚龙城时听到的关于圣光教的见闻。圣光教中,曾经一度流行苦修,也就是以禁欲的方式快速提升力量。然而其他*倒也罢了,繁衍的*若是没了,圣光教的麻烦就大了。西夷大陆职业者的传承很大程度借助血脉力量,圣光教的牧师们也是如此,血脉精纯的更容易感悟圣光,得到圣光赐福。而这些精英人才若是个个都去苦修禁欲,在教会高层看来简直就像是给优良种马做绝育手术,丧尽天良。所以经过高层几次研讨,提出了特别的繁衍方法,以一块白布盖在女方身上,在关键部位挖出孔洞,然后苦修者便隔着白布,通过孔洞完成繁衍大业……

    当时听闻此事时,王陆盛赞了发明此法的圣光教,认为这种方法无疑是一种强大的精神绝育法,体现了西夷人民的强大智慧。而此时看来九州人民的智慧也不逊色,这种枯燥的报告书,可不就是一块屏蔽隔绝了所有快感的白布么?

    不过余光瞥过,王陆却看到金台上的许多领导级修士,比如昆仑仙山的逐日真君,竟是面露陶醉之色,听得津津有味!而一向严肃形容的河图道人,虽无明显的表情变化,却也是频频点头,显得颇为认可。

    王陆当时就惊了,这得要多强大的脑补能力,才能将干巴巴的文字脑补成令人愉悦的故事?真不愧是做领导的,已达到阅尽天下公文,心中自然*的境界了。

    而在王陆心情变化,脑中已经完全走神开了小差时,他朗诵稿件依然顺畅,作为虚丹级修士,无相仙心虽不如那些金丹元婴强大,但一心多用却也是基本功了。不过因为他对公文全无兴趣,念的时候也没多想,等他发现台下有些人反应有异时,已经晚了。

    “……物质层面,精心选择质量过硬、物美价廉的法宝道具供应商,如供应飞剑的苍溪州断岳斋,在打折时段以特别优惠价三千八百八十八灵石一口的价格批发购买二十口法宝飞剑。供应护心镜的金顶观,以协议价九千八百八十八灵石的价格购买中品法宝混元镜。在飘香居购买特价灵丹……”

    一边念着稿子,王陆一边有些头脑发懵,手中稿件,接下来几十页内容竟大部分,都是用来介绍一堆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杀出来的野鸡山寨供应商的可疑产品……他当初西行出发前的确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但绝对不曾光顾过这些不靠谱的商家,他若要采购,基本都是通过师门内部或者玄天馆。

    那这些东西又是从哪儿来的?想起将稿件送到自己手上的人正是自己敬爱而贫穷的师父,王陆觉得一切都不需要解释了。

    同时在他身后,金台遮挡住众人视线的地方,王陆已经听到灵剑派的长老们开始骚动起来,三师伯掌刑长老方鹤厉声质问五师妹意欲何为。

    “你……你知不知道今天这是什么场合?你想让整个门派为之蒙羞么?!”

    王舞义正词严地辩解道:“我可是拼了命才拉到这么多赞助商好么!这些无良商人虽然产品质量难以保证,但每一个都是交了巨额广告费,我才在稿子上加了他们的名头。单单这几十页纸,不到一万字,就价值上百万灵石了!千字一万加,你怕不怕?我们灵剑派能否洗刷贫剑派的名头,就在此一举了!”

    “你才贫剑派,你全家都贫剑派!”掌管门派财富的六长老陆离当时就跳起脚来,“整个无相峰真正意义上的贫困人口就你一个!灵剑派人均生产总值在整个万仙盟是排到前列的,人均财富拥有量也在第一方阵,贫你全家!”

    方鹤愤怒不已:“为了钱,你什么都不顾了!?”

    王舞反而疑惑地问:“那可是钱啊,有了钱,还需要顾虑什么?”

    眼看方鹤就要不顾在场众人,对自己出手惩戒,王舞立刻补充道:“我会上缴部分利润分成的!”

    陆离眼前一亮:“师兄且慢动手,听她分成比例……”

    师门长老的争论并没让王陆太过在意,相反,他的心思已经被其他的事情吸引过去了。

    千万灵石什么的,对于如今的王陆而言其实无关紧要,灵石这种财富只对大型组织机构有用,他在意的是更稀缺的资源,例如高品质的法宝,或者有足够借鉴参考价值的高阶功法,这些东西有钱也难求,真金白银或者灵石都不好用,通常是用更高一级的货币单位进行交易,目前通行的是用品质均值的上品法宝——这一点东西大陆倒有共通之处,西夷大陆那边,魔银币之上是一种名为乔丹之石的宝物……而上品法宝,对王陆而言也不容易到手,不过现在看来,他却看到了一条发财致富的捷径。

    呵,差点忽略掉,我现在……已经是名人了啊,与河图、逐日、天轮等人同席过,而且还有五绝首席的身份,已经是标准的大v了啊……